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图片

死神的坟墓第六百二十章郁闷的薛良营养

2021-01-15 来源:

死神的坟墓 第六百二十章:郁闷的薛良

什么样的战斗,才会染红己身?什么样的人,才会战至癫狂?

这些人并非不是薛良的对手,但他们毕竟不一心。而且,很少有人愿意招惹疯子,特别是狼族的疯子。一旦被狼族之人盯上,很少有人能够躲得过。

眼下尚余三十多个修士,但这些修士此刻竟然被血狼那冰冷的眸子盯得有些心虚。

化作本体白狼的薛良扫视众人,口浙江经济粗放型增长的警报尚未根除。吐人语:“谁抓了龟族的修士?”

鸦雀声,甚至连众人呼吸的声音都察觉不到,唯有强而有力的慌乱心跳,不绝于耳。

薛良再次开口:“一个异世界化神期妖修,三个异世界的结丹妖兽,虽然有着一定的价值,但还不至于价。不管是谁抓了龟族的妖修,只要将他交给我,价格随你来定,论是灵石还是法器,绝不还口。”

心跳声明显变得急促起来,这才是诱惑,血淋淋的诱惑。

只是,面对薛良开出的价码,依旧人开口,薛良知道,有些人怕自己漫天要价,到时候引来杀身之祸:“既然你们不愿开口,那么,就让我来定个价,异世界的结丹妖兽,每个一件分神之宝,分神期的妖修,一件合道之宝,如何?”

不少人忍不住颤抖了起来,因为薛良给出的价码太过诱人了。异世界的结丹妖兽虽然珍贵,但还不至于能够抵得上一件分神之宝,异世界的化神期妖修,三件分神之宝足以。也就是说,那一件合道之宝完就是赠送的。

然而。面对这么诱人的条件,依旧人开口。

薛良忍不住皱起了眉头。目光也越发的阴冷起来,因为这些人实在是太贪心了:“我奉劝各位一句,别太贪心了,我给出的价格已经超出了他们应有的价值。各位也需怀疑我的诚意,我狼族向来是一言九鼎,我血狼也绝不会做有损我狼族荣誉之事。我后再说一遍,五件分神之宝,一件合道之宝,外加我血狼的一个人情。这是我后的底线。”

每个人眼中都迸发出炙热的目光,可就算如此,依旧人开口。

“各位是在挑战我的极限吗?”薛良顿时一声怒吼,分神巅峰气息顿时爆发,血盆大口张开,露出森白的利齿:“你们这是在逼我大开杀戒吗?”

薛良此话一出,人群中顿时传来一声尖叫,一个元婴修士竟然被吓得双腿发软,瘫软在了地上。

众修士也知道薛良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有人忍不住上前说道:“血狼,我有话要说。别说五件分神之宝,一件合道之宝,若那龟族并强忍疼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妖修真的是被我所擒获。你第一次开出价格我就已经同意交换了。只是,不是不我愿交换,而是我实在是没办法交换。因为那龟族妖修并非被我擒获。若是你还不相信,我可以取出洞天法宝让你一看究竟。”

“对啊。不是我们不愿意交换,而是我们真的没有抓到那龟族妖修。”

一见有人开口。四周的修士纷纷说道。

听到众人如此开口,薛良顿时收敛气息,怒意消失。不是他相信这些人所言,而是这些人真的没有撒谎,他们的表情都是真的。

若是没有人抓到龟族妖修,那也就是说,龟族妖修在遭到众人围攻的时候躲了起来,并且就在这附近。

巨大白狼一跃而起,瞬间来到了空中,满带着穿透力的声音滚滚传开:“龟族的道友,刚刚我说的你也应该听到了,我别它意,只是想要得到那四个异世界的妖修而已。只要你交出他们,三件分神之宝,一件合道之宝,我血狼的一个人情,外加保你安。”

依旧是沉寂,众多修士不敢多语,那龟族妖修却始终语。

视,不理,薛良再次愤怒起来:“既然道友不愿现身,那我就不奉陪了。若需要,你我相安事,若有需要,血狼定会带着族老孤狼到北地、北海玄武族走上一遭。”

依旧是沉寂,连风声都不存在。

“既然如此,血狼就告辞了。”片刻之后,巨大白狼一声怒嗥,冲天而去,朝着高空狼首战船飞去。

狼首战船之上空空荡荡,不见仙女般的白裙女子。薛良走进船舱,正看到在桌前忙碌的白裙女子。

白裙女子正在摆放各种水果肉食,看到薛良闷闷不乐的走了进来,笑着问道:“怎么了?看你愁眉苦脸的样子,难道是被人抢了先?”

“呼!”薛良重重出了一口气,拉过一张椅子做了下来:“确实是被人抢先了。”

“哦?”白裙女子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什么人能够在你手中抢先?莫非是合道修士?可若是合道修士,你的衣衫应该不会如此整齐。”

薛良说道:“确实不是合道修士,而是一个龟族的妖修?”

“龟族妖修?”白裙女子吃惊道:“若你说是大鹏妖修我还会相信,可你若说是一个龟族妖修从你手中抢了先,我是论如何也法相信的。”

薛良论是实力还是速度,几乎少有敌手,若是有人能够在他手中抢先,自然是速度的大鹏一族。可如今从薛良口中听到抢先一步的并非是速度的大鹏一族,而是速度慢的龟族,这让白裙女子论如何也法相信。

“别说你法相信,我自己也同样法相信。”说起这个从他手中抢走异世界化神期妖修的龟族妖修,血狼就觉得郁闷比,就好像是一个丈二大汉,被一个刚会走路的小孩是打了脸,这是绝对不应该发生的事情:“虽然那龟族妖修从我手中抢了先,但我总觉得有好多疑惑之处。”

“什么疑惑?”白裙女子说道。

“首先让人疑惑的,自然是他一个龟族妖修竟然能够从我手中将人抢了去。”一头狼在飞奔的途中,被一只慢吞吞的乌龟超过了,这确实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白裙女子掩面轻笑:“这个我知道,你接着说下一个。”

薛良很奈的看着轻笑的白裙女子,但却可奈何,只能继续说出心中是疑惑:“第重视群众的关切二自然就是他在那一瞬间爆发出的速度,那速度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龟族妖修所应该有的,太了。”

“其实龟族妖修的速度并不慢,至少人家先祖曾经也跑赢过太阴玉兔。”白裙女子明明是在安慰,但薛良却怎么听怎么像是挖苦。

“你这话好别让太阴玉兔一族的人听到,否则他们会倾巢而出追杀你的。”

白裙女子毫不在乎的说道:“没事,不是有你保护我嘛。”

“他们要真的追杀你的话,你就是躲在狼族都危险。”倾尽族只为追杀一个人族修士,狼族自然不可能为了这个人族修士而合太阴玉兔一族开展,当然,薛良知道,白裙女子只是在自己面前说说而已,太阴玉兔一族也根本不可能因为她这一句话而追杀她:“速度也就算了,毕竟都有机遇,但是再怎么有机遇,龟族坚硬的龟壳也不可能被我用铁鹰瞬间击碎,哪怕那个龟修是元婴期也是如此,这便是我的第三个疑惑之处。”

“你的铁鹰攻击虽强,但还不至于能够瞬间击碎龟族修士的龟甲,这倒是算是一个关键。”白裙女子侧面思索,而后说道:“你说这个龟族妖修有没有可能是人族修士?”

薛良摇摇头:“不是,先不说他身上的龟族气息,仅以人族修士施展妖灵是虚幻的这一点来说,他都绝不可能是人族修士。”

白裙女子哑然失笑:“我倒是忘了关键的一点。”

“速度可以是机遇,龟壳可以是旧伤,但他被我击伤打落的之后,竟然就这么悄声息的从众多修士的围攻之下消失不见了,这才是让人解的。”薛良说道。

不等白裙女子分析,薛良便继续开口:“若是使用时空符逃遁,可时候并没有被撕裂的痕迹,而且他也没有足够的时间施展时空符。就算他撕裂空间逃遁,我也应该能够发现,并且加以阻拦,所以说,这一点完能够排除。若是说他就这么躲在地下,时间依旧不够。就算是使用了隐身符,在乱战之中一旦受到波及,隐身符就会失效,这个可能依旧能够被排除。但一个大活人就这么从面前消失了,实在是匪夷所思。”

“能够瞬间离去的也并非没有,可为了几个异世界的修行者而用掉一枚乾坤符,这似乎有点不太可能。”白裙女子微微蹙眉,说道:“拥有乾坤符之人,应该还不足以被几个异世界的修行者所诱惑。按照你的分析,以此妖修的速度来看,此人应该至少也应该是分神巅峰,并且还要修炼过增强自身速度的术法,并且一般术法作用不大,至少应该是仙术。可以此人龟甲强度来说,此人要么是元婴,并且龟甲严重受损还不曾恢复,要么是分神,龟甲几乎报废,但论是这两者中的哪一种,此人都不应该为了这几个异世界的修行者而铤而走险。并且,若真如上面所言,他在被你的铁鹰攻击到之前,就应该多年养成的习惯惯性是移动支付难以迅速火起来的原因。所以使用乾坤符,而不是被你击落重伤之后才使用。如此分析下来,确实疑点重重。”

薛良大手一挥,说道:“管他呢,先把我抓的那个人放出来问问。若有必要,在为此烦闷倒也所谓;若必要,直接将他扔出去不说,我们也完不必再为此事所烦闷。”未完待续。。

宜春哪家白癜风医院较正规
银川治疗妇科
吗啡缓释片会中毒吗
友情链接
沈阳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