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要闻

作家笔下三角关系力量

2021-05-05 来源:

我曾经玩过一个游戏,两个人各用一只手指抵住一根竹竿的两端,恰好保持竹竿不动,然后闭上眼睛,跟随着竹竿的运动而运动。如果你和另一个人一起玩,你就会了解竹竿是一定会动的,如果保持不动,那就只有一种情况 两个人都在往前推;如果一个人在后退的时候另一个人慢了一拍,竹竿就掉了。两股力量要契合、进退得宜实在是非常困难的。所以,二人世界大多呈现出各种对立和冲突,如果加入第三人,情况会怎样? 刘小枫在《沉重的肉身》一书中讲过一个“十字路口上的赫拉克勒斯”的故事。 大约三千年前,赫拉克勒斯(Herakles)经历过青春期的情感骚乱之后,离了婚,过起自在的独居生活。某一天,他在读《奥德修斯》的时候,见到两个女人朝自己走来。“赫拉克勒斯隐隐约约地感觉到:这两个女人将是自己要面对的两条不同的生命道路,一条通向美好,另一条通向邪恶,尽管两条道路的名称都叫幸福。”这两个女人就是卡吉娅和阿蕾特,卡吉娅是通向邪恶的那条路,也就是“肉”;阿蕾特是通往美好的那条路,也就是“灵”。但是,后面那句话其实才更值得关注 “两条道路的名称都叫幸福”。灵与肉的挣扎实在让人痛苦,但无论如何取舍,其实都是幸福。有没有可能二者兼得呢? 《安娜·卡列宁娜》托尔斯泰 [三人]安娜 卡列宁 弗龙斯基 《安娜·卡列宁娜》开篇的一句话,大家一定还记得: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却各有各的不幸。这句话也像是书中男人和女人对待爱情的区别,男人往往把爱当作通向彼岸的桥梁,无论这彼岸是形而上还是形而下的,而女人则把爱本身视作追求的目的。这种爱可能会被高度形而上化,以填补精神领域的空缺,也有可能走向反面。就像在看清丈夫卡列宁的虚伪、冷漠和情夫弗龙斯基的自私之后,安娜被赋予追求真爱的任务以失败告终,只剩下了卧轨自杀、陈尸车站的下场。[NextPage]

美女张扬如同娇艳欲滴的玫瑰 这本书的涵义实在太深刻,以至于我到现在仍未读透,这三人的情爱关系实在明显,但这又绝不仅仅是一部三人情爱之书,也不知道放在这里是否妥当了。对托马斯而言,萨宾娜与特蕾莎是互补的存在,萨宾娜是托马斯的知音,是刚强的,特蕾莎是托马斯的妻子,是生活上的伙伴,在托马斯眼中特蕾莎是柔软的。所以,托马斯同时需要萨宾娜和特蕾莎,而萨宾娜与特蕾莎也是相互仰望的。 到了中国现代作家笔下,选择权交到了女人手上,一男多女的模式变为一女多男的模式。在写到这种选择的时候他们并未深入到哲学层面进行探讨,不过他们选取的角度也非常有意思 生存与道德的冲突。 《春桃》许地山 [三人]春桃 向高 李茂 李茂是春桃的丈夫,但在新婚第二夜二人就在一场匪乱中失散,春桃逃难到北平,结识了难民向高,二人相依为命。一次偶然的机会,春桃路遇已成残疾的李茂,并把他带回了自己和向高的家中,三人一起生活。李茂是春桃世俗上合理合法丈夫,向高是真正和春桃过日子的丈夫,在春桃眼里,生存与情义同样重要。春桃是家里的顶梁柱,两个爱着她的男人向她屈服,互不争斗,于是,生存的欲望战胜了伦理道德。[NextPage]

兄弟二人都爱上了翠翠,并且发动不同的攻势在追求她,哥哥发现弟弟也爱上了翠翠,于是主动退出这场竞争,远走他乡死在途中。翠翠爱弟弟,但弟弟无法接受哥哥的死,于是顺着哥哥的足迹去找哥哥。故事定格在翠翠的等待。 三人关系在此成为了不可调和的关系,如果非要说象征的话,兄弟二人,或者这三人,都是“灵”的。因此,此处看似有三人,实则只有一人,更像是人自己在和自己较劲,这样的确是很难平衡的。 《我这辈子有过你》张小娴 [三人]周蕊 唐文森 森的太太 故事:周蕊是个冷静自持的女人,她一直对现实保持着清醒的认知,知道森不会离婚娶她,知道女人的青春短暂如花,提醒自己三十岁时离开森,提醒自己一定自力更生,因不知何时就剩一个人,她从不敢奢望与森能天长地久。以前她不知道名分对一个女人的重要,遇到森之后才发现单有爱情是不够的。有些女人即使没有爱情仍然握着名分不肯放手不是没有原因的,周蕊最终没能见得森最后一面,甚至悼念的墓碑亦没有,户上巨款更是不翼而飞便是最好的证明。人财两空的结局,盖因森的太太故意为之。名分在关键时候可以堵死一切退路。 结局:男主去世 名言:周蕊说:“作为第三者,我要比任何女人更相信爱情,如果世上没有爱情,我不过是一个破坏别人家庭幸福的坏女人。”“我和森的爱情比起宇无过和徐玉那一段,甚至比起尘世里任何一段爱情都要深刻和难得,只有这样,我才可以忍受无法和他结合的痛苦。” (实习:王谦)

云浮癫痫病检查
天津治男科医院
银川前列腺炎治疗费用
友情链接
沈阳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