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政策

凤灵第四百零三章认命节能

2020-10-19 来源:

凤灵 第四百零三章 认命

“天幸!你当我当真不会杀你吗?”

伽那森寒的目光注视着躺在地上****的天幸冷声问道。一直以前都是一副淡然轻笑模样的他,此时却是满脸杀气。

“噗,你以为我会怕死吗?”天幸吐出一口血,缓缓站了起来,看着伽那冷笑道。

“我不知道你到底想要对她做什么,但是只要我活着,就绝对不会允许你伤害她。”

伽那扭头看了凤灵一眼,发现她也正在看着天幸,只是面**木然,眼中全是冷意。

“唉,你这又是何苦?你为了她连命都可以不要,可她的心中却只有那个小子,值得吗?”伽那身上的杀气渐渐消失,看着天幸的眼中闪过复杂,他叹息一声问道。

“呵呵,值得吗?这世上唯有她一个人值得我这么做。当然,你是不会明白的。”

天幸轻轻笑了起来,看向凤灵的目光无比柔和。紫云困天兜被伽那抓在手里,他已经无法控制,可是被砸飞的黑石印,却已经回到了他的身边,正飘浮在他**前,上面蹲伏着一只黑虎。

黑虎看着伽那的目光很是慎重,下意识地磨了两下爪子,在天幸脑海里问道:“小子,你真的要和那个家伙打?那家伙好厉害的,就算是我没有受损之前,也肯定打不过他。”

“嗯,我没想你能打得过他。我只想杀掉他控制在手里的那个人。”

“这样啊,那倒是可以试一试。”

“嗯,只要你帮我,我会想办法让你更快的恢复的。”

“那可说好了啊。你要是骗我,下次别想我帮你打架……”

天幸和黑虎之间的沟通很快。虽然除了他们自己,别人都听不到,但是他们准备动手的意图,却是谁都能看得出来的。

伽那原本已经松开的眉**重新皱了起来。脸**也变得难看了起来,不过让人奇怪的是,他看起来很生气,却没有了之前的杀气。

“哼,看来今天不好好教训一下你是不行了。”

伽那似乎被天幸的这知好歹惹怒了,眉心那个黑**符文一闪。一道黑芒便**向了天幸。

而天幸也正好伸手一指,雷石印驼着黑虎瞬间变大,迎向了那道黑芒。

所以如果条件允许的玩家就果断的点击20次吧

“吼!”

黑虎咆哮一声,张开巨口便将那道黑芒吞入了腹中。谁知那黑芒却从它的身**穿过,仍然向着天幸而去。

天幸眼神冰冷地看着那点黑芒。双手飞快变幻手势,然后右手一指点在眉心那个黑**符文上。

一道相似的黑芒从天幸眉心的符文上**出,在他身前三尺处与伽那**出的那道黑芒撞在了一起,然后便开始角力。

只是很显然天幸的黑芒根本不敌伽那**出的那道黑芒,虽然勉力抵挡,但却一寸寸的后退着。

黑石印上的黑虎在被那黑芒穿透身**后,也只是怔了一怔,然后就像忘了这事儿一样。抖了抖脖子然后后腿一曲猛地一蹬扑向了奚离吾身前的伽那分身。同时它脚下的黑石印则是缩小到米粒般大小,向着奚离吾疾**而去。

虽民很可能就在这个时候选择浏览B站然是分身,那也是伽那的分身。又怎么会被黑虎这样一个小小的花样所迷**?只不过凤灵还在旁边,他必须防着她忽然动手抢夺奚离吾,所以花在凤灵身上的心思要更多些罢了。

天幸之前突然动手,就已经让碧姬惊讶了,看到他在被伽那打飞后,仍然还敢向伽那动手。就让她更加吃惊了。不过她只是安静的站在不远处,没有一丝想要**手的想法。因为她不认为天幸能在伽那的手下支撑多久。而他三番两次的冒犯,就算是伽那再看重他。再容忍他,想必这次也不会轻饶了他了。

果然,结果很快出来了。天幸符文中**出的那道黑芒被伽那的黑芒很快**了回去,不仅如此,那道黑芒在接触到天幸眉心的符文时,瞬间向着他的全身曼延出一条条诡异黑线。

这些黑线不同于当初禁制奚离吾元婴的那些黑纹,它们不仅仅具有禁制的效果,其上还有着一种奇异的力量,能够透过他的****直接攻击他的神识。

“啊……”

天幸痛的吼叫起来,**表黑焰闪烁,想要将那些黑线****,但却发现根本没用。而当他的元婴上也布满那些黑丝后,他已经无法控制任何一点力量了。

神识中传来的巨痛让他面目扭曲,几乎咬碎了牙齿,可是一双红到几乎要滴血的眼睛却紧紧盯着黑石印和黑虎的方向。他想知道奚离吾到底死了没。

只是让他失望的是,黑石印的攻击完全没能达成目标。无论是黑石印本**,还是器灵黑虎,都被伽那分身压制的死死的,不,不只是压制,此时的黑石印已经恢复了它原本的大小,那头黑虎也呜咽着爬伏在黑石印上,正向着天幸飞逃而回。

还没到他身边,黑虎便已经钻进了黑石印中,便一道箭般**向他的眉心,钻入了他的**内。

“小子,不行。我根本找不到机会,而且你现在力量被封禁,凭我一件宝法,更加不可能杀掉那个人。”黑虎气愤愤地丢下一句话,便沉寂了下来,大有再也不理会这件事的意思。

天幸闭上了眼晴,咬牙承受神识中的痛苦,暂时放弃了思考,让自己处于一种混沌般的痛中。

凤灵一直保持着一种木然的表情,只是谁也不知道,隐藏在她长袖中的双手攥的有多紧,尤其是当她看到天幸因为痛楚而扭曲的脸,听到他无法忍受而发出的惨叫时,她的指甲生生刺破了手掌心,她才忍住没有动,没有表现出一丝的担心。

她不能原谅天幸,但也已经无法恨他。而在她的内心深处,她其实更多的是埋怨、是心疼。

“不能再害他了!不能了!”她不停地对自己说着。此刻的她甚至希望天幸能真的像伽那说的那样想,自己真的不值得啊。

制住了天幸,并且对他进行惩罚,伽那看了一眼凤灵,奇怪于她居然没有趁机出手抢夺奚离吾。

“难道她已经认命了?”伽那心中虽然有些疑**,但如果她不像天幸那般闹腾,他自己也乐得轻松。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人打架吗?哈哈让我来,我来!”

远处有人大叫着飞了过来,声音听起来十分兴奋,就像一个肚子饿了正在四处寻找食物的人,忽然发现身边摆着一桌丰盛的酒菜一样,立刻就要抄起筷子开动了。

来的人是莫苍。他是被这里突然的打斗惊动的,于是立刻兴奋地赶来想要凑个热闹。不过等他看清这里的情况后,却是只剩下惊讶了。

怎么回事?怎么会有两个门主?凤灵、奚离吾?他们怎么会在这里?还有天幸那个家伙明显是在受刑,他做什么了?难道刚才的动静就是他弄出来的?

呆了一呆的莫苍眨了眨眼,扭头看了看众人的表情,尤其是注意了一下门主的表情,发现他不像平时那样脸上挂着一别懒洋洋的笑容,便缩了缩脖子,悄悄地凑到碧姬身边一站,一副跟我没关系的模样。

伽那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也没理会。他现在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至于莫苍这小子,虽然有些滑头,有时候偷偷的也会做些**奉**违的事情,却也不敢像天幸那样大胆。

“圣**,其实我只是让你帮我去一个地方,救一些人而已。如果你能够帮我顺利把人救出来,我便绝对不会伤害奚道友。”伽那看着凤灵尽量以诚恳的语气道。

“之所以找上你,是因为那地方太过特别。所以你应该也明白,就算你将他抢回去,就算你躲藏起来,我也会再次找到你们。现在,我还是用非常温和的手段来请你帮忙,如果你不肯,恐怕我就会用一些更加激烈的手段了。”

凤灵向伽那看去,又看了看木偶一样一动不动,只是眼睛里透露出愤怒和焦急之**的奚离吾,点了点头道:“你放心,我既然答应了你,就会做到,只希望你不要忘记自己的承诺。”

“这样就最好了。”伽那点了点头似乎对凤灵的回答很满意。“现在我便启动大阵,我们会通过这个阵法直接传送到那个地方。”

说完,伽那的分身带着奚离吾退开了一些,然后由他的本尊开始启动那个巨大的法阵。

十多年前,同样是在恶鬼谷,凤灵、奚离吾保括天幸、莫苍还有碧姬都见过一个小型的类似的阵法。

当时那个阵法不知沟通的何处,送来了庞薄的魔力,让伽那完成了魔体重塑,他们也都听到了那个通道里传来的话语。再看看眼前这个放大的数十倍的法阵,还有那些构成法阵的无数骨骸,他们每个人的心中都有着不安。

十多年前便没能阻止,现在也无法阻止,正如伽那所想,此时的凤灵已经认命。她只想尽快帮伽那把人救出来,让奚离吾得到****,也让天幸得到****。至于她,她的存在只能带给别人灾难!

凤灵没有发现,此时她的真凤元神非常的颓然,原本绕着那只五**小鸟不断旋转的五行灵珠都放慢的速度,更有一丝丝细不可察的黑**烟气,悄悄地从那颗土****的珠子上散逸出来,然后悄悄地缠绕向真凤元神。(未完待续)o

户外消肿止痛能用什么药水
如何选择软肝药品
通辽有没有白癜风医院
友情链接
沈阳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