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滚动

火车启动了节能

2020-10-19 来源:

火车启动了,大地一片白茫茫的。娟子冷脸凝视着远方,若有心事的样子。雪花在这个无风的日子毫无章法地在空中飞舞,一片乱糟糟的。

这乱糟糟飞舞的雪花,在窗外做着无规则的布朗运动,惹得娟子的心也乱糟糟的一团,塞在胸口。她没有眼泪,也说不上悲哀,任由火车在隆隆声中载她到一个遥远的陌生的地方。

第一次坐火车,第一次出远门,孤身一人,她既不感到新奇也不感到害怕,她已经不知道新奇是什么,也没有什么害怕的了,到了今天,命运既然安排了她的归宿,她只需等着、等着。

她哭过了,哭得天昏地暗。她想了断青春的生命了,可是她觉得对不起家人。在那个凄风苦雨的秋日,她独自跑到村边的玉米地里,在一口水井边,从中午坐到了晚上。她犹豫着是否跳下去,但最后她退缩了,她没想明白自己错在哪里,她为什么要离开亲人,让疼她的人肝肠寸断。漆黑的晚上,她深一脚浅一脚地躺着雨水,湿漉漉地怏怏地走进家门,看到母亲一双惊恐又哀愁的眼睛……

娟子的肝碎了,肠断了。肝碎肠断之后,她不知道什么叫疼痛,她麻木了。

摇摇晃晃的火车,把娟子按在窗口的角落里,她闭上了眼睛。

“娟儿,你永远是我的,就像我家那乖乖的小狗,我走哪儿你可跟哪儿呀。”柱子坏坏地说,手里拉着娟子背后那条大辫子。

“胡说,你才是小狗呢。”娟子扭下头,并不挣脱。

“好好,你不是小狗,我是小狗,你是主人,成了吧,恩?”柱子说着,用头拱娟子的脖子,娟子咯咯地笑了。

她俩在月光下的麦场里,同向骑着碌碡。四条腿有节奏地上下荡着碡枷,好像双双骑着大马。

麦子收割完了,玉米已种上,等秋收过后,两家就准备把他们的婚事办了。

娟子是本村的小学老师,虽说不算正式的,可也教了有几年了,学生们都很喜欢她。小学校就在村西头的麦场旁边,一排的红砖尖顶瓦房,没有院墙。孩子上操跑步就到场上,娟子修长的身影,身后拖着一条黑黑的大辫子,成了场上一道亮丽的风景。

柱子是邻村的小伙子,眼睛很小,不说话也显的坏坏的样子,他脸上总是带着笑意,高高的不算魁伟的个子商品又丰富,多出了几分儒雅之气。他就在场边靠马路的姐姐的面粉厂上班,常常是身上带着一层“白霜”,脸上头发耳朵眉毛上也挂着细细的一层白面,远远地张望着跑步的操场。

有时,他兴奋了也大声地随着娟子的口令高喊:“一、一二一、一。”,“立定——。”

一天下午,娟子抱着作业从学校出来,柱子拦住她:“娟儿,你喊操的声音跟猫儿似的,哪天我替你喊,保准比你的响亮震虎人多了。”

娟子只一笑,不说话,转头就走。

学校放麦假了,娟子虽说是家里的老小,地里有两个哥哥,父母也壮实,可麦熟可是要抢收抢种的,娟子也一天不落地去地里忙活。由于力气少,少干农活的娟子手上起了泡,她用手绢勒上,咬着牙,挥舞着镰刀。镰刀一轮的瞬间,被一个人从后面拉住了。

柱子眯着小眼:“嘿嘿,我刚给我姐家拉完麦子,看见你在这,这个笨,还是我替你吧。”

娟子满脸的汗珠,直起快要折地细腰,一笑:“我可不是你姐,你别帮错喽。”柱子没有二话,只听到镰割掉麦秆的唰唰声。他灵活地挥舞着,麦秆从他大手地指缝间钻出,地上一放,就是小半扑儿。娟子没有想到,他那细细的个子还真能干活呢。

麦场里,柱子在倒班的时候,会帮娟子家打麦,压场。庄稼户,相互帮忙农事是很平常的事情,柱子给他家干活的时候很少和她说话,都是和她的两个哥哥逗乐儿。

十多天的麦假很快就过去了,开学了。下午放学的时候,柱子好像总是有意地等着娟子,娟子也像有意地路过面粉厂,那初恋地滋味开始萌生了。几天看不见柱子,娟子有点心神不定,总想过去问问他姐,是不是柱子病了。可羞于大姑娘家,踌躇一会儿,还是不敢进去,她站在窗口朝里张望。

柱子姐可是个精明的人,她早知道娟子是村里出名的然后就会吸引到一大群粉丝的支持和购买好闺女,脾气好,模样好,心性也好,只想人家教书,说不定眼光很高,看不上柱子,现在看来是两个都有意了。索性有一天柱子姐就拉住娟子,给他们挑明来了。

柱子的眼睛变的更小了,整天乐呵呵的,娟子有闲的时候也来帮助面粉厂过秤。柱子更是勤快地往娟子家跑,一开始还不好意思在她家吃饭,时间久了就和娟子哥哥们喝起啤酒了。娟子的两个哥哥平时都很闷,这时候也红着脸和柱子划开了拳。娟子娘忙活着饭食,娟子爹旁边吸着旱烟,这个将来的女婿他们是很满意了。

春来署往,两年就这样平静地幸福地过去。娟子特别喜欢柱子的顽皮幽默,柱子特别喜欢娟子的认真和细心。

又一个玉米吐花花线的时候,柱子家把一套单独的房子做了粉刷,她两个亲自去县城的家具市场定好了家具。两家的老娘都做好了被子,亲戚们也知道了好日子,就等秋后吹喇叭迎亲了。

掰完了棒子,麦种也播进了地里,柱子跟娟子商量去乡里登记。登记前有个必须要的婚检。柱子和娟子说:“再去一趟县城,我骑摩托带着你,捎带我们也时髦一把,照张婚纱照,行不,娟儿?”

哪有女孩不爱美的,娟子当然很高兴了。

到县城做完婚检,结果过几天才能去拿。他俩吃过中饭,去了影楼,拍了几张婚纱照。在回家的夕阳余晖里,柱子停下车,狠狠地美美地亲了娟子。

外面的雪花海在飘着,娟子的脸颊仿佛还热着,可是,那托亲戚拿回来的一纸婚检,把一切的幸福都割碎了。

婚检乙肝两对半里,娟子表面抗原是阳性。在卫生院上班的柱子的父亲,死活非要取消婚事。

亲戚,家人,学校,乡亲,很快地都知道了。娟子一下子遭受了晴天霹雳,一下子躺倒了。她哭的厉害,哭的伤心,她哭柱子不见了踪影,她哭学生家长们背后的嘁嘁。

天一下子暗下来,娟子五脏俱焚:这不是我的错,不是我的错,我不是病人,不是病人!

可柱子听不到,柱子已经很长时间不来面粉厂了。

娟子辞了学校的工作,披头散发地躺在家里,听娘不住地叹气。

娟子憔悴了,眼睛大大而无神。她不说话,也不想吃。昏沉沉地,白天黑夜也区分不清了,她喜欢关紧房门,呆呆地围着被子,看被子上开的正艳的花朵。

就这样呆呆地坐在家里,学生的读书声渐渐远去了,地里的庄稼她也不知道是什么样了。有一天,玉米在家人的忙活中剁到了院子里,秋忙已经过去,娘说:“娟呀,你哥去找柱子了,他家说他出走了,去了外地。哎,没指望的,咱也死了心。

你省城的表姐说,她的邻居小伙子很好,就哥一个,就是腿有点残疾,不是很厉害。你愿意呢,表姐就给你说说,去那里也好,省的听别人在村里老说道你。”

娟子点头,经过了那场雨中的生死,她明白了:命,有时候不能抗拒。不是我的,抢也得不到,是我的,命运自然会给我。她在这雪纷飞的冬日,一个人坐上去省城的火车,那个陌生的地方,不知道还有幸福在等她吗?

共 266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命,有时候不能抗拒。不是我的,抢也得不到,是我的,命运自然会给我。”娟子与柱子一段美好的爱情,被娟子的一纸婚检(乙肝两对半里,娟子表面抗原是阳性。)残忍割碎了。柱子的父亲死活非要取消婚事。娟子在这雪纷飞的冬日,一个人坐上去省城的火车,那个陌生的地方,不知道还有幸福在等她吗?伤感的故事似了非了,留待读者自己品味。欣赏,问好!【实习:上官竹】

1楼文友: 20: 8:52 “命,有时候不能抗拒。不是我的,抢也得不到,是我的,命运自然会给我。”娟子与柱子一段美好的爱情,被娟子的一纸婚检(乙肝两对半里,娟子表面抗原是阳性。)残忍割碎了。柱子的父亲死活非要取消婚事。娟子在这雪纷飞的冬日,一个人坐上去省城的火车,那个陌生的地方,不知道还有幸福在等她吗?伤感的故事似了非了,留待读者自己品味。欣赏,问好! 联系:

2楼文友:- 0 2 :47:47 如果真的爱,他为什么不辞而别。生病不是病人的错,因为那是谁也不想的事。生命有早晚,终究会有一个终点。可是为什么不能好好面对,一起幸福生活呢?如果每一个乙肝病患者都不能结婚,那中国不是有十分之一的人注定单身吗?我们没有权力去歧视病人,我们在歧视他们的时候很有可能不久也会被别的人歧视。 一直想流浪

复方鳖甲软肝片药效好吗
一盒复方鳖甲软肝片多少钱
定西白癜风医院地址
友情链接
沈阳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