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行情

求仙则仙第三十七章重逢营养

2021-01-15 来源:

求仙则仙 第三十七章 重逢

唐瑄奇将阮葵丢到外头,这才朝唐承念伸出一只手,目光却依旧凝注在冯无许的脸上:“我带念儿去见她娘亲。”

语气要多冰冷,便有多冰冷。

唐承奕吓了一跳,唐瑄奇这是跟自己亲生女儿说话的口气?不过,既然唐瑄奇说这是唐承念,那应该不会有假。唐瑄奇长期顺风顺水,给了唐承奕极大的信任感,他本来就跟明月倩一样单蠢,当即迎了上去,也不管两个大人是怎样暗中角力还有争分夺秒的竞速玩法。,自己狠狠地抱上了唐承念:“小妹!”

只两个字,道尽了这么多年的感情。

愧疚、无奈、歉意……

这么多年,这个单蠢的家伙不好过吧?唐承念看着那个绿色的名字,缩头埋进了唐承奕的胸膛中,伸手回抱住了他,算是给他一份鼓励。

她原本真以为唐家是可回可不回的,直到刚才,她都这么想。

然而,当唐承奕朝她扑过来,狠狠地抱住她,她才意识到,短短的一年里,已经有两个人,在她这辈子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唐承奕,明月倩。

若是她当真不回来,这两个单蠢的人该怎么办啊?虽然,她只是对自己发誓,要好好照顾这两人,只有她自己知道而已……但,她怎么可能欺骗自己呢?

唐承念猛然将脑袋钻出来,小声地对唐承奕道:“大哥,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和娘亲的。”

她也不知道为何忽然要说这些,只是此时此刻,胸膛中萦绕着一股无法抒发的抑郁,说出来以后,才觉得好些。

唐承奕也是还小,看不出来唐承念的目光有多么真挚,他跟着点了点头,发出承诺:“我是大哥,以后,应该由我来照顾你和娘亲才对。”

“嗯!那以后,大哥要好好照顾我!”唐承念很快就重新埋头,有些话,只要记得住,说一次就足够了。

而那些永远无法兑现的随口承诺,哪怕说多少遍,也都是过眼烟云,转瞬即散。

……

在唐承奕的调停下,唐瑄奇终究还是允许冯无许跟了过来。

当然,看他那表情,只要冯无许再露出什么痴|汉笑,他就能立刻把他赶出去。

不过,在除开明月倩以外的人面前,冯无许除了死人脸就是死人脸,根本没有其他表情,倒是教唐瑄奇一时间没有找到机会。不知不觉,一行人来到了明月倩的房间门口,唐瑄奇停了下来,回头看着冯无许,露出冷峻的神情:“如今已送到了,冯公子可以回去了吧?”

冯无许耸耸肩膀,指了指唐瑄奇怀中的唐承眷:“不如让令郎令千金与她单独见面,如何?”

唐瑄奇看了看怀中的小女孩,神色不愉。

他真是不想被冯无许牵着鼻子走,只是现在唐承念时隔六年才回来,恐怕抱着唐承眷这个“外人”进去,的确不合适。——他总不可能将唐承眷交给冯无许照顾,谁知道这疯子会怎么对他和其他女人的孩子?最终唐瑄奇也不得不给唐承奕使了个眼色,让他带唐承念进去。

唐承奕点点头,悄悄推开了房间的门。

一直到他和唐承念走进去,冯无许都没有任何动静。

连唐瑄奇都疑惑地看了他一眼,这人真是有前科的,就算他趁着这机会冲进去跟明月倩见面,他也不觉得奇怪,现在竟然真的安静地等在外面,莫非是转了性子?

……

明月倩的屋子里熏着浓重的香。

唐承念嗅了嗅,表情有些诧异。

如果这一世和她的前世有关联的话,这香该是佛门的。

难道,六年过去,明月倩信了教?

这里的布置也和她记忆中不同了,变了许多。

从前还有几分女子的典雅,此刻却只剩下了彻底的淡漠。

这淡漠却与冯无许不一样,冯无许是冷淡,此处给唐承念的感觉,却是看淡一切。

再往前走,是正式的卧室了,与迎客间中隔着一层淡黄色的纱帘。

唐承念依稀看见一个背影,一身凉薄的洁白布衣,也与从前不同。

从前的明月倩,便是褪去了少女的青涩,偶尔也会可进入自己的整备间里进行载具形态的切换穿着一些色彩活泼的衣服。

哪里像现在这样,好像看破红尘似的?

唐承奕从一走进这间屋子,面色就变得忧愁起来。

但他看了一眼唐承念,又浮现出几分喜色。

“娘!”他喊了一声。

明月倩回过头来,露出一张憔悴的面庞。

“奕儿。”她张开口,连声音都有些沙哑。

她疑惑地看了唐承念一眼,这女孩她记得自己从未见过。

却又有几分熟悉。

明月倩忽然露出费解的神色来,“怎么,我这一次入定,过去了几年?”

“您才入定几天而已。”唐承奕笑着拉起了唐承念的手,朝明月倩走了过去。

“啊?”明月倩怅然地看了唐承念一眼,“这不是眷儿么?”

她到底还是用了唐瑄奇的叫法,只是看唐承念的神色有些凄然。

她好像在看唐承念,却又好像借着唐承念的面庞在看别人:“眷儿竟然已经长得这么大了?”

唐承奕最好的办法是引入外脑表情一变,很快恢复平静:“娘,这不是唐承眷。”

他身份特殊,不需要在意没错正如澳前所预料的一样别人的看法,因此,很不给阮葵和她女儿的面子。

“不是?”明月倩讶异地拉过了唐承念,盯着她的脸仔细地看了看,忽然笑了起来,“啊,我知道了,这是你的小夫人?你可要好好待她啊。她是谁家的女儿?”

“娘,您说什么呢!”

明月倩一席话说得唐承奕和唐承念都闹了个大红脸,同时庆幸起唐瑄奇和冯无许没来。

两人对视一眼,飞快地收回目光,拉郎配什么的要适可而止啊!

“娘,她跟其他女子没有什么关系,是您最亲近的人,您猜,她是谁?”唐承奕神秘兮兮地问道。

“要娘亲猜啊?”明月倩对着唐承奕的时候,总是不忍看他失望,便试着绞尽脑汁思索起来。可是,猜了半天,也没有猜到点子上,她摇摇头,“娘亲猜不出来了,奕儿,你告诉我,这是谁家的女儿?”

唐承念原以为,经历了九天玄门塔中的考验后,她总该有些进步了。

她原以为,这一世与上一世是不同的,她带着记忆,她的父母是在天上的那两人。

她原以为,自己失态一次就够了。

可当她走进这里,看到这个可怜的女人为了她变得寡淡,变得孤僻,为了她变了一副样子,青灯古佛,日日祈祷……她忽然发现,她比她想象中的感性得多,仅仅只是看着这个女人,便有两行眼泪忽然从眼角缓缓滑落。

“娘。”她只喊了一声,便哭得不能自已。

明月倩一时愣住。

她看向唐承奕,以为这是六年后的又一次幻觉。

唐承奕拼命点着头,“是念儿……是念儿……”

他想像一个男子汉,哪怕真的也很想像唐承念一样,用眼泪洗刷这么多年的忧愁。

“念儿?”

明月倩一时不敢相信。

好半天,她才缓缓伸出手,紧紧地抱住扑入她怀中的唐承念。

此时此刻,她亦如唐承念那般,有两行眼泪,顺着面庞滑落。

她只是哑然,说不出一个字。

太长久的期盼在绝望中湮灭,却在六年后,她的女儿,回来了!

“念儿……念儿……”良久,她才慢慢地喊出了这两个字。

这六年来,每一夜,她一直在佛前叨念着的,不就是这两个字吗?

如今,她的念儿,回来了。

竟真的回来了。

……

门外,冯无许和唐瑄奇几乎是以对峙的姿态一人站在一边。

唐瑄奇离门最近,时不时分神去听里面的动静。

好不容易才终于听到一些啜泣声,他摇摇头:“幸好奕儿未曾哭。”

自觉教导优异。

冯无许忽然开口问道:“这么多年,你当真不知道唐承念的消息?”

“冯公子这是什么意思,那是我的亲生女儿,若是知道了她的下落,我会不救吗?”唐瑄奇心中一动,面上却若无其事地开口。

“你答得真冷静。”冯无许无喜无忧地道。

唐瑄奇听不出他什么意思,道,“因为我问心无愧。”

他等了半天,冯无许却再不吱声了。

过了好久,房间的门才从里头打开。

唯有明月倩一人走出来。

她的眼睛还有些发红,我见犹怜般。

当然,落在唐瑄奇眼中,这样憔悴损的面庞,却不如府中其他容颜娇俏的女子许多了。

不过,看在冯无许还在,他的语气十分温柔:“小倩,不再跟念儿好好待一会儿吗?”

明月倩稍微摇了摇头,余光瞧见了他怀中的唐承眷,面色便冷了几分。

她看向冯无许,定定地行了一礼:“多谢。”

冯无许摆摆手,“你我之间,不必说这些。”

唐瑄奇在一旁不说话,心里却气得发抖,这冯无许,实在太不把自己当外人了!

明月倩依旧道:“你将念儿送回来,我欠你一个人情。”

冯无许苦笑,人情,哪怕过了这么多年,在唐瑄奇那儿伤得那么重,她对他,还是止乎礼。

唐瑄奇满意地点点头,接过了话尾:“念儿是我的女儿,该是我欠了你一个人情,将来若有机会,冯公子,我一定会还你。”

长沙好妇科医院
早期肺癌是肺癌吗
长沙哪家白癜风好
友情链接
沈阳房产网